数码时代,如何回归深层阅读?

2016/6/13 18:44:34

来源:文学报     作者:何晶

  互联网开拓了一个几乎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的阅读时代,当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浏览、消遣、或获取简单信息的电子浅层阅读时,网络时代的深层阅读该如何进行?屏幕阅读是否可能成为深层阅读的可靠途径?纸质阅读在当下还剩哪些优势?

  近日,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徐贲来到上海长宁区图书馆,就以上问题与读者进行交流。

  什么是深层阅读?徐贲用“批判性思考”(criticalthinking)来指称,包括了思维过程中的洞察、分析和评估,是阅读的一种高级状态,“对一个人而言,他的思考、判断和以此为根基的综合学习,可以说全都取决于他的深层阅读能力”。网络时代为人们提供了海量的方便信息,但获取信息所需要的却是以深入思考和判断为基本特征的深层阅读。“今天,我们担忧的并不是书籍会不会因为电子时代的到来而消亡,我们担忧的是,人们会不会因为习惯电子浅层阅读而丧失了深层阅读及其所需要的那种批判性思考的意愿和能力。”

  徐贲认为,“在联网的笔记本或平板电脑上阅读文学,经常是一种受其他信息干扰的阅读,极难做到全神贯注、细思慢想,不可能有纸上文本的那种深度阅读效果”。网络时代的电子阅读,其利弊得失早已存在不少争论。意大利文学批评家、符号学家艾柯曾在《书的未来》演讲中预言,书籍不会因电子时代的到来而消亡,但他认为,读书的要旨和目的应该因此更强调发展“人的思考能力”,“今后书籍仍然会是人类必不可少的东西,不仅是对文学如此,而且对任何需要仔细进行的阅读都是如此。这样的阅读并非只是为了获取信息,而更是为了思索和思考”。

  徐贲解释了“纸读”在今后的功能分化:

  “因为出现了屏幕阅读,书籍阅读才更前所未有地需要专门发挥‘仔细’和‘深度’的功能,在这个意义上说,读屏和读书是两件可以共存,无须用一个来代替另一个的事情,读屏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把读书从一般的获取信息和娱乐消遣那里解放出来,让读书成为一件特别与深入思考相关的事情。电子文字或许可以让纸质阅读与传统的浅层读物之间形成更为明确的区别和分工,可以使得书籍回归到一种更具特质的新功能——深度阅读。”

  网络时代,“屏读”代替不了“纸读”。当下,kindle等电子阅读器正朝越来越“像书”的方向发展,徐贲考虑的问题是:电子书为什么要像书呢?“这本身不就显示了读书相对于读屏的优势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让书籍发挥书籍的作用,而让电子读物发挥书籍不能或不便发挥的作用呢?”有研究者发现,平板阅读器的使用者中,有83%表示强烈偏好阅读纸质书籍,许多人就算用平板电子阅读器阅读,也很难有阅读书籍的那种热情或投入,原因是读屏会让阅读者有“触觉失调”的问题。所谓“触觉失调”也就是手感不好,平板阅读器模仿书籍,却给人以疏远和不真实的感觉。

  徐贲认为,“纸读者”比“屏读者”更愿意在文本上做记号或做笔记,也更愿意用自己的话来简述或改述阅读的文字,这自然有利于消化和记忆学习的内容。而这也正是深层阅读的目标所在。

  “在‘屏读’和‘纸读’的理解程度相同或相似时,‘屏读’是记住内容,‘纸读’则是理解内容。人们经常误以为记住就等于理解。然而,这二者在认知上有很大差异,你可以记住一个概念,但不理解它。只有理解,才是懂得。读书之所以优于读屏,是因为读书更能调动和协调人脑的阅读功能,因此更有利于与‘理解’有关的深层阅读”。更重要的是,纸读有利于追溯性的寻找——将书翻来翻去,“纸页上的文本是固定的,这有助于文本的空间构建,让读者有明确和固定的提示,形成文本记忆和记忆唤回”。

  

  美国认知神经学家玛丽安娜·沃尔夫在《普鲁斯特与乌贼》一书里把阅读分为五个阶段,从幼儿开始到有成熟阅读能力的成人,分别是萌芽级、初级、解码级、流畅级、专家级。在徐贲看来,“流畅级”和“专家级”是两种高级阅读阶段,“流畅级”的关键是理解程度的加深,而“专家级”则是批判性思考的深层阅读。“深层阅读是通过教育和自己的努力才能学习获得的能力,从认知神经学来说,深度阅读需要学习者在‘阅读通路’中增加更为复杂的认知特点,产生推理、类比推理、分析、综合、创造等思考能力。”然而,一个疑问产生了:在网络时代的今天,读者尤其是年轻人还有时间来开发像推理、批判性分析思维这样的“深入阅读”的能力吗?

  数码技术和网络信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量让许多年轻人在还没有发育出“阅读脑”之前,便先已经有了“数码阅读脑”。徐贲有一种担忧:“网络中铺天盖地的信息占用了年轻阅读者有限的注意广度,他们会快速地转移注意力,既没有几毫秒的时间也没有动力停下来,认真思考他们刚刚看到的东西。他们在阅读书本时,在需要非常深入地理解所阅读的内容时,会完全专注吗?或者说,我们是不是在无意中创造了只有‘连续的部分注意力’的年轻人,他们集中注意力和深入到书本表层意义之下的能力的发展方式,再也不会与我们老一辈相同?”

  徐贲强调,“屏读”和“纸读”的关键性问题正在于此,“它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思考能力能否成熟起来,成熟的阅读是一种人生的觉醒,它不仅改变人的思维方式,也开启了人的智识发展进程,它让人有可能在批判性思考和自我反思的进程中不断进步,而永无止境的智识进步是人类提升生活价值和生命意义所必须的”。